第二章

    燕来在一岔道上的公厕又撒了一泡,公厕前停了几辆出租车,隔了车窗说话。燕来听他们说今年圣诞节生意不能跟往年比,经济不景气,小姐们都在抱怨,“阿哥”不肯开瓶。事实上呢?不是“阿哥”不肯开瓶,是“阿哥”实在开不动!燕来不完全懂他们的意思,但却知道了今年的圣诞节其实是清淡的,这多少有些扫他的兴。可是,他也不能够完全服气,忍不住插进嘴去:我倒是没有停歇过。

    从废弃的道口过了铁路,铁轨间的枕木已陷到地里去了,只有钢轨在楼群的阴影里微弱地发光。楼里的灯昏晦地明着,街灯也是昏晦的,有一些人影在暧昧地活动。只隔了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光华照耀的大马路上。比他离开时更寂静了些,但这并不证明圣诞夜将要结束,恰恰相反,说明已经进到了圣诞夜的心子里。要不,路上那些出租车忙乎什么?现在,是出租车的市面了,公交车,公车,都少了,所以,道路变得通畅,出租车几乎都要飞起来。很快,燕来就载上了客人,无疑的,都是圣诞节的朋友们,吃完了圣诞大餐,再要赶下一个庆典节目。也有与圣诞节不相干的,只是偶尔地撞上了圣诞夜,从一个地点赶往另一个地点,但是,无心地,也染上了节日的光辉,总带着些喜气呢!夜,真的深了,商厦关了门,只有光在空中和地面流丽。路上的空车多了,车速也略慢下来,于是,整个节奏便舒缓了。可是,“朋友”们都不打算回家呢,因为,时不时地,路边会有人扬招。终究是与平常的普通的夜晚不一样,虽然临近午夜,可阳气还旺得很,不再是小女鬼的天下,或者是小女鬼都化了人形。有一伙男女,大声朗朗地在路上走,手里擎了一束气球,还有一大捧棉花糖,穿着都奇形怪状,却色彩鲜明,就像戏装。他们使夜晚喧哗起来,表明圣诞夜正在高xdx潮。

    燕来在一岔道上的公厕又撒了一泡,公厕前停了几辆出租车,隔了车窗说话。燕来听他们说今年圣诞节生意不能跟往年比,经济不景气,小姐们都在抱怨,“阿哥”不肯开瓶。事实上呢?不是“阿哥”不肯开瓶,是“阿哥”实在开不动!燕来不完全懂他们的意思,但却知道了今年的圣诞节其实是清淡的,这多少有些扫他的兴。可是,他也不能够完全服气,忍不住插进嘴去:我倒是没有停歇过。那两个“朋友”是没听见,还是不屑于同他争论,丢掉手里的烟头,发动了车。岔路前就是延安路,光亮,平滑,是这城市的通衢大道之一。燕来随着也驶出横街,向外滩方向去,很快就靠向路边,停下了,又有人扬招。上来三个客人,说去浦东,关上车门,车开动了。燕来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在空旷的路面上调一个头,因调得过快,轮下发出尖锐的摩擦声,车上三个客人不由得摇动了一下身子,又赶紧抓住顶上的把手,坐好了。这使燕来觉着有点好笑,笑他们就像从来没坐过车。燕来多少是存心地,将车漂亮地甩了几个尾,然后加大马力,一溜烟地开往过江隧道。他很想听见客人们的惊呼和斥骂,可是没有,客人们很沉默。车进了隧道,隧道里意外地明亮着,而且光线柔和,有一种温馨的气氛,是因为封闭的穹顶将夜晚隔离了。往返的车不那么多,可也绝不间断,近隧道口时,光线就有些迷蒙,好像水汽浸润。已经是午夜了。燕来忽然想起,这是平安夜的高xdx潮时候,可是他差不多忘了圣诞节了。这隧道似乎将圣诞节隔开了。出了隧道口,看见陆家嘴的高楼,高楼下的宽平大道,大道上铺着如泻的光。可又不是圣诞节的意思,圣诞节不是这样壮观的,而是,而是怎样的?燕来也说不出来,总归是应当有人,有车,挤一些也不要紧,应当有许多“朋友”,穿梭一样跑。可是这里,几乎没有人,有那么几辆出租车,路宽地方大,只能远远地看见顶灯,“朋友”们都很孤寂似的。燕来问客人在什么地方停车,客人回答一直往前开。燕来听出客人说话里带了江北腔似的音,知道是外地人。他又发现,这一差客人不爱说话,一直保持着沉默。他很谅解地想,外地人到上海,难免紧张。为让他们放松,燕来有意用调侃的口气说:一直往前就开到吴淞口去了!他以为客人会笑,可是没有。但他的话似乎提醒了客人什么,到了高庙,客人就让小转,燕来恍悟道:你们是要去金桥啊!说出这话,他便感觉后座有一阵小小的不安,似乎在调整座位。此时,燕来忽然发觉四周都是旷野,灯光烁烁的浦东大道已经到了身后。浦东的天地多么开阔,星月显得大而明亮,是的,星月都升起了。燕来想起极小的时候,也看见过这样广阔的夜空,夜空底下是什么?他回想着。忽然间,身边那客人叫了声“停车”,燕来一惊,本能地踩住刹车,车上人前伏后仰一阵,车胎在路面发出锐叫,车停住了。前座的客人坐着没动,后座两个客人下了车,绕到驾驶座边,拉开车门,两双手一起伸进来,将燕来往外拖。燕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抗拒着,把住方向盘,不肯出去。那两个客人探进身子,没头没脑地抱住燕来,一劲地往外拖拽,两边都使了蛮力,竟然将车身都拖动了。前座的客人也下了车,站在地上,投下长长一条影子。到底一个比不过两个,燕来终被拖出驾驶座,往地上按去,他痛惜地想到,新西装要弄脏了,却已经被按了个嘴啃泥。

    燕来再也动弹不得,紧紧贴在地上,耳朵边是粗重激烈的喘息声,也包括有他自己的。喘息了一阵,燕来明白自己是遭到打劫了。因为事情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害怕,只是趴在地上,等待发落。劫匪没有继续行动,而是静了一会儿,似乎是,还没想好下一步做什么。此时,他们三个人就堆成一团,好像在做一种人叠人的游戏,另一个,则站着。有一辆集装箱卡车从后面过来,“嗖”地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但卡车过路大约使劫匪们警觉起来,他们必须赶紧动作,不能在此久留——他们商议了一会儿,燕来完全听不懂他们的话了,很快他就脱离了地面,被提起来。没等他定神看看跟前的人,他的眼睛已经蒙上了,嘴也堵上了,然后被推进车后座。燕来不再抵抗,晓得抵抗也无用,反要吃亏,于是也觉得那几个人下手轻了些。现在,他坐在中间,一左一右是他们的人,将他的头按到膝上,他就坐了个极不舒服的姿势。前边的车门砰地关上,车开动了。

    燕来方才以为他们没坐过车的想法是错了,那车平稳地起动,加速,在静夜里穿越而去。那几个人难得交谈几句,用的是一种奇怪的方言,似乎是每个单字燕来都能听懂,连起来却一点也不懂了。当对面有车灯打来,两辆车要交会的时候,燕来就奋力挣起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希望对面车能看见这里的反常情况。可是左右两人的手一刻也不放松,此时只会再加一把劲,燕来的头已经塞到裆里去了。那两个人将燕来挟得更紧了,燕来只得再一次放弃抵抗。意识到了处境的无望,不由地浑身打战。车沿了公路向前开,拐了几个弯,有一段似乎下了公路,在土路上走,就有些颠簸,但也并不剧烈。开车的真是一把好手!车走得又轻又飘,而且稳。燕来打了一时寒战,渐渐平息下来了,这才觉得浑身屈抑得难受,而且憋闷,几乎透不过气来了。可左右的手,箍桶般地箍着他,连一分动弹的余地都没有,他只得又“唔唔”地发出叫喊。开始,他们并不理会,可后来,大约是烦了,就抓住燕来的头发将头拔起来,压低声说:想吃生活啊!这一回说的是普通话,“吃生活”几个字则是上海话的普通话,挨揍的意思,说明他们虽是外地人,却是在上海地方混迹过的。燕来直起脖子,略微透了些气,眼睛蒙着,看不见,却感觉间或有灯光掠过,车静静地向前开,也不知是几点了。这时,开车人——燕来看不见,却感觉无论他们后座闹出什么动静,开车人始终没有回头——这时,开车人说了一声什么,那两人又将燕来按倒了。这一回,不是按下头到裆里,而是整个人顺倒了按在车座脚下。地方是窄了,可毕竟不用曲背弯颈,只需将双膝拱起来,就可安稳了。燕来从两人的腿弯间伸出脸,蒙住了的眼睛,有光亮映照,显然灯光比方才稠密,而且强烈,听得出,车辆也繁忙了,估计是又回上了大道。

    现在,燕来冷静下来,想,为什么他们不把他杀了?就像从“朋友”们那里听来的出租车打劫的故事一样。他们不杀他,却要带着他,是要把他怎么样呢?他,燕来,能对他们有什么用呢?他心里转着这些念头。蒙住的眼睛上面,光亮有节奏地掠过,有一回,停了车,光就一直停留在他的眼睛前边。燕来猜想是到收费站了,于是又挣扎了一下,企图有人发现他,还是动弹不了。要想发声,一只手早将他的脸捂住,还使劲揉了一把,以示警告和教训。很快,车又开动了,在深夜里明亮的公路上,跑动着这么一辆车,谁也不知道车里正发生着什么。燕来忽然想起,也是他们“朋友”中间传说的一件奇闻,说的是有一个“朋友”,也是在深夜,被客人扬招停下,说要去浙江黄岩,连夜就出发,开出的价码是两千元。那“朋友”自然应下了,于是请客人上车,客人又让再去接个人,拐了一个弯,在一条偏僻马路上一扇铁门前停下。门里出来两个人,抬着一个白布卷,上了后车座。车刚要开动,却听铁门内一阵骚动,有杂沓的脚步声响起,头一个上车的客人立刻急躁地催促开车,“朋友”一踩油门,车冲出去老远,只听后头追出来的人跺了脚喊:抢死人!抢死人!“朋友”一下子抖起来,方向盘也握不住了,问客人:后面上来的是什么人?客人说:你拉这一差,我付四千!一下子加一倍。“朋友”却把车停下了,让他说清楚,不要“捣糨糊”。客人被逼不过,只得告诉后头是他方才去世的老母亲,按他家乡的规矩,是要停灵三天三夜,亲戚朋友要是知道他把老母亲独自放在抽屉里——他这么称呼太平间的停尸箱——就要戳穿他的背脊骨!他这么做实在是不得已,请师傅无论如何帮这个忙。恰巧这个“朋友”也是个孝子,再则客人又将车资提到了五千,他叹息一声,就上路了。这一路,就是在夜间的高速公路上走过,灯光明亮,前后左右的车兀自开着,看上去是喧闹繁忙的,事实上呢,咫尺天涯。那后座的两个人,不停地喃喃地说话,叫着:阿姆,回去了噢;阿姆,快到了噢;阿姆,天要亮了噢!“朋友”毛骨悚然,幸亏前座的客人一会儿递他一支烟,一会儿递他一支烟,上好的烟,红塔山!就这样,吸了一夜的烟,天亮时分终于赶到地方,进了客人家门。“朋友”几乎惊呆了,那家原来是个富豪,那幢房子,别的不说,只说一件,楼内装有一架三菱电梯。

    燕来想着这件奇闻,心里渐渐充斥了惊恐,夜间行车有多少危险害怕的事啊!他碰上的究竟是哪一件?这三个人那么沉默,一旦开口说话全是他不能懂的,燕来都不晓得是方言的缘故,还是,那根本就是一种黑话。燕来感到了恐惧,脸上掠过的光亮令人惊悚。他不晓得时间,不晓得是在夜间哪一个阶段上,于是,就觉得夜晚无比的漫长,永远过不到头似的。他原先还有些嫌夜短呢!生怕这个圣诞夜转瞬即逝。燕来想到了圣诞夜,禁不住热泪盈眶。平安的生活似乎一去不返,他如今连生死都不定呢!车一径在开,不晓得开往哪里。燕来完全错了方向,上路半年内掌握的地理方位,现在混成一团酱。那三个人又开始交谈,还是听不懂,从他们交谈的简短来看,他们的目的地是肯定的,早已经计划好,而且一切顺利,正在他们的预料之中。燕来实在是在他们手心里了。有一阵子,燕来睡过去了,好像只一闭眼的功夫,又醒过来,眼睛前面似乎有些泛白,像是晨曦。这点晨曦样的白亮使燕来想起他们“朋友”中的另一桩好差,就是拉客到江苏乡下捉蟋蟀。那都是南市文庙的蟋蟀朋友,租一辆车,傍晚出发,夜里到地方,已是露水月光,一片蟋蟀叫。停留到下半夜三四时许,再启程往回开。一路上,天就渐渐亮了。可是,眼睛前面的光又变黄了,是不同的灯光所造成的错觉,时候依然还是在夜间。有关出租车行内夜间行车的传奇,连连浮现起来,燕来还来不及经历其中的一桩呢!他入行实在很浅,浅到他都没什么经历值得回想,却临到了结束。

    现在,眼前忽然暗下来,换成一层薄亮,不是来自于灯,而是月色,是下半夜的月色,倘若没有灯光作对比,也是亮堂的,而且有一种透,是爆亮的灯光做不到的。车也颠簸起来,是下公路了。车身颠簸得越来越剧烈,虽然令人不适,却让燕来有一种回到人间的心情。这一段无穷长的车程,终于到头了。避开公路上的灯光,眼前并没有暗下来,反有一种清亮,可燕来什么也看不见!当他窝得难受,试图要曲一曲腿的时候,就会遭来一脚,警告他老实。很奇怪地,燕来挺欢迎这样的拳脚,虽然叫他着恼,可是,有了这些皮肉的接触,就不那么孤单了。似乎是,终于有人来照应他了!所以,多少是有意地,他不时要动上一动,有一次,他的脚还踢到车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响。这样,腿上,身上,连头上都挨了一下。穿了旅游鞋的脚踢在耳朵和半边脸上,不止是疼痛,还屈辱。燕来火了,拱起双膝胡乱蹬着,那两双手自然要来辖制他。这一回却没那么容易压服,燕来几乎在逼仄的车座底下翻了一个身,脚也不晓得踢到那两人身上的什么部位。他们简直捉不住燕来了。三个人在暗中撕扯,彼此都不作声,只听得见喘息,肉体的撞击,还有一直没有停息的汽车发动机声。燕来在这拼命中兴奋起来,心里高喊着一个声音:来吧!来吧!意思是,命运的裁决来吧!车开得飞快,顾不上颠簸,有几次,后面那三个人都弹起来,重新落下时又调整了位置似的,再开始新一轮的撕扯。就在这反抗与压制的搏斗中,车戛然停下。

    车停下,车门拉开,他们将燕来往外拽,而燕来抵死不从,脚钩住座椅的铁脚。到底是有拼命的心了,那两个人都搞他不过,脾气也上来了,七手八脚地,燕来的身子就拖出车门一半,另一半却死死不肯出来。此时,燕来也不考虑为什么不肯出来,只是一心要与他们抵抗,不让他们得逞任何事情。他们一个拽燕来的胳膊,一个到另一侧车门,企图将燕来的脚从座椅的铁脚上扯开来,向那头送出去。不料,上来就挨燕来一脚,正踢在脸上,火了,抛下原先的战术,抱住燕来的脚就往外拖。这样,燕来就好像在上古代的大刑:车裂。一时间,双方都忘记了真正的目的,混战成一团。开车人已下车,没有参加,静静地在一边。撕扯中,燕来封嘴的布带松了,他仰脖大叫:救命!这一声在空旷的静夜陡地散开来,就不显得响亮,但还是吓着了劫匪,那开车人都似乎动了一下。他们忙着去堵他的嘴,却又扯落了封眼的布带。燕来不由得静了一下,因看见了天空,满天星斗,几乎像倾倒下来。那三个也怔一下,有一时,双方都停了动作,互相对视着。但仅只是一瞬间,立刻,更激烈的争斗开始了。这一回,燕来不仅是嘴和眼,连脖子都被扼住。燕来感到窒息了,他想,他这一回一定是要死了,可是却没有,他的手脚还在抓挠,甚至于,又喊出一声“救命”。他有些糊涂,不晓得这几个人的用意是什么,似乎,并不真地要置他于死地,难道三个打不过一个?他燕来有这么勇武吗?这晚上的经历简直是一锅浆!燕来完全判断不出他究竟遇上了什么遭际。糊涂中,他被重新推进了车,这时,连那开车人也挤进了后座,两边车门关上,黑着灯。虽然燕来的眼睛已经解放了,可他只看见四面都是黑幢幢的人头的影,紧紧地逼着他,粗重的喘息喷到他的脸上,扑辣辣的。从方才的身体较量,以及现在簇在一起,发出的热量,燕来感觉他们都是年轻人,与他的年纪差不多。燕来的嘴也自由了,可只是喘息着,说不出话来。他们四个人沉默地挤坐在一辆出租车的后车座内,在即将拂晓的时候,情形十分古怪。经过半夜的行车以及搏打,此时坐在这里,似乎不晓得该如何继续下去。停了一时,终于,三人中的一个发话了,他说:我们谈判。

    燕来立即顶一句:我不认识你,有什么好谈!那人又说:你要懂江湖上的规矩。燕来又顶:什么江湖不江湖,我不要懂!那两个见燕来这样嘴硬,威吓道:当心,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燕来高声道:你当心,当心吃花生米!他忽然变得无比大胆,置生死不顾。这一夜蹊跷古怪的经历已经锻炼了他,他落在这么个暧昧不明的处境里,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主张谈判的人,此时却轻轻一笑,显示出首领的风度,倒使燕来静了下来。他笑了一声,说:我们不主张暴力,取人性命是最下策,上策是——燕来逼问道:是什么?那人又一笑,神秘地收了口。燕来不由得感到有一股深奥莫测的气氛,渐渐充斥在这个狭小的气闷的空间。大约是到了黎明前的时刻,星月都收了光,湿润的黑暗从四边涌入。停了一下,那人接着说:西楚霸王,你知道如何败给刘邦的?垓下之战是如何输的?燕来,及那两个喽罗——燕来在心里这么称他们,这三个有些听入神了,黑暗中,一片静寂——败在四面楚歌!那人说。当时,楚军被汉兵围困几十重,楚霸王不惊;军中弹尽粮绝,楚霸王也不惊。可是,四面楚歌响起,楚霸王大惊,他怎么说?他说:“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什么意思懂吗?燕来听出他说话声里的笑意,有一些讥诮,却并不叫他生气呢!他和那两个喽罗都回答不了,于是,说话人又继续下去——其实是怎么回事?是刘邦让他的人一并唱楚国的歌,动摇军心啊!楚霸王就晓得,大势如长江东去。

    一时上,燕来几乎忘记自己的处境,那人的一句结束语却唤醒他来:所以,有识之士讲的是攻心——诸葛亮的“空城计”,也是攻心术,大兵压境,城中空无一兵一马,诸葛亮如何?敞开城门,独自端坐城墙头上,抚琴唱歌,司马懿不由得望而却步,不晓得城内是怎样的千军万马,伺机待发!迟疑良久,一步一步退远,撤军!不用一刀一枪,不战而胜,这就是上策。这逼仄的车后座,成了书场,肃静着,听那人抑扬顿挫地讲演。他说的是北方普通话,但带着一种柔软的口音,不知来自天南海北哪一处;音色是明亮里含有稍许喑哑,挺悦耳;语速较快,却又不减从容。他显然也很陶醉自己的叙说,一开头,就有些收不住。可是,切莫以为他会迷失方向,不会!他说完“空城计”,又说“草船借箭”,还说了一段刘备,这就说到了用人的术略。正讲到海阔天空,忽然话锋一转,说:我们不会杀你——又回到主题——要杀早杀了,何苦冒了风险带你走这大半夜,一夜都快过去了,你们听——这三个人就都侧耳听,什么也听不见。他沉静地说:这就是夜声。你们以为什么声音都没有就是没声音?大错特错,声音和世界上一切物质一样,应该说,它也是物质,所以,就合乎物质不灭的定理——所有的声音,一旦发出来之后,就永远存在了,有时候不过是沉淀下去,像河底的泥。夜晚,就是声音的河底。这个话题比较费解,因此也就比较乏味,听的人都有些犯困,燕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这也表明他已经不那么紧张,放松下来,意识也变得朦胧,朦胧中只听见一个声音汩汩地流淌着。这瞌睡其实仅止一分钟,燕来忽然无比的清醒,因为他听到一个字:“车”!那人在说他的车。他说,物质不灭的定理里面还有一条,就是物质会转换成为另一种形式而存在,比如车,桑塔纳车。燕来一个惊醒,竖起耳朵——车可能转化为钱。钱——燕来脱口道。是的,钱!钱这一种物质,是最为灵活的形态,就像什么呢?他沉吟了一下,像水。

    关于物质的话题从抽象进入的到具体了,那就是燕来的车。此时,燕来的意识显然有些混乱,以为这车是一桩与他无关的,存在于大千世界万物之中的一件物质。他与那两个人静静听着头的调配——你看,燕来心里也称他是“头”了,头说,这车,倘若能找个好买主的话,六七万应该不成问题,他们四个人,每人都有份,要分,各人至少可得一万五,做个小本生意什么的也行,要不分,合在一起,也许倒可以做些事业。那两个都说:合在一起。头就问:你呢?这个“你”,自然是指燕来。燕来有些醒过来,说:我又不是你们的人!头说:我们不排外,一视同仁。燕来又有些糊涂,但却力图清醒:我总归要回家的。那两个就笑,头阻止了他们,说:没问题,钱到手你就可以回家。燕来又问:那么车呢?这一回,连头也一并笑了:车卖了呀!不卖哪里来的钱呢?燕来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可是车是我的呀!头就问:这车是你自己的?燕来解释道:是公司租给我的。头说:那么还不是你的。燕来说:只要我向公司上缴费用,这车就归我使用。头说:那就是说,你只有车的使用权。燕来老实坦白说:我和老程共有使用权,老程和我搭班开这辆车。头说:事实上,你只有一半的使用权。是的,燕来说。头用一种惋惜的口气问:这怎么能说是你的车呢?可是,它归我开,就算是我的,燕来辩解着。自己也觉着自己的辩解软弱无力。那两人就笑,头虽然没笑,可燕来却能感觉到他怜悯的好笑的目光。其实,燕来根本没看见过他,完全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有着什么样的目光。现在,应该临近天亮,可是却更黑了,也许还因为人到了下半夜,头脑都是昏然的,视力也就模糊了。最后,燕来丧气地说:我要没了车,怎么向公司交代?头用启发的口气说:你难道就没想过怎么向我们交代?听到这样奇怪的逻辑,燕来简直想哭,不料却是笑了出来:我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和你们签过合同吗?头说:现在,我们不正在谈判?

    终于,进入了主题,谈判。谈判的气氛应当说是很诙谐的,双方不时发出笑声。这笑倒不是出于相互的理解,会心地笑,相反,是彼此觉得匪夷所思,由此而感到滑稽。由于燕来一方只他一人,那方是三人,头又是个辩才,力量渐渐向他方倾斜。燕来很快就处在了退势,最后无话可说。燕来垂头坐在他们中间,这样被他们强行挟持来,强行做一场辩论,耗去了他的精神体力,他感到浑身软弱,再也坚持不下去,就要求他们放他回去,车,他也不要了,无论它转换成什么物质,他都不要了。可是,不行,他们三人一起说道。喽罗里的一个很凶狠地说:你以为我们会放你去报警?燕来向他们保证不报警,因为,他不知道他们是谁。起先他被蒙着眼睛,现在,是黑漆漆的车里,他们都不让他转头。他晓得他们的厉害,怎么敢惹他们?他认输还不行吗?他怕他们还不行吗?燕来几乎是向他们讨饶了,话音里都带了哭腔。不要哭,头说。我没有哭,燕来说,眼泪已经下来了。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你应该相信我们,你应该得一份钱,否则,就不公平,真的!头的声音很温柔——你我萍水相逢,也是缘分一场,从此,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无论今后,分了钱以后,我们也许将天各一方,可我们依然是一条船上的人,四海之内皆兄弟——你听过这句话吗?所以,我们必须要给你应得的一份!燕来歪过脸,在衣领上擦去眼泪,说:你说的,我拿了钱,就可以回家了?头说:当然,等你领了钱,就真正是我们船上的人了,到了哪里,也不会忘记我们的!燕来又问:什么时候能拿到钱呢?头笑了:这就不好说了,要看我们的运气,也要看你的运气,其实,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命运就绑在一起了!静了一会,燕来说:我一拿到钱,你们就放我回家?头说:什么“放”不“放”的,你是自由的,从前是自由,现在是自由,将来也是自由,只是,从现在起,我们的自由是连在一起的了。燕来说:反正,我一拿到钱就要回家。头一击掌:一言为定!谈判结束,天竟没有一点亮,时间的概念在这诡异的夜晚全混淆了,可是这一夜也实在够长的。

    车里的灯按亮了,人脸从黑暗中跳出来。坐在燕来身边的人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王。那一边坐着的自报:二王。一半坐在二王腿上,一半压在燕来身上的,自然是三王了。那么,燕来叫什么呢?燕来脑筋一转,说:我叫毛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