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劫车人中的大王不同寻常,读过许多书,很会思想。毛豆对辖制他的大王的喽罗二王、三王不要命地反抗,反而使大王暗中喜欢起他来。车开到外地—家饭馆前,停了下来,他要回去,劫匪不让他回去;他的车在几天里被大王找到买主,得来的钱分成四份,大王给他一份后才放他回去。大王说这份钱是毛豆应该得到的。放他回去之前大王还叫二王、三王分别向他敬酒,每人说一句临别赠言。三王将喝干的杯底朝他照—照,说:“千言万语汇作一句,好人—生平安。”

    韩燕来,也叫毛豆,一个上海北郊的男孩,在家中是老小,又是父母中年时生的,人称“奶末头”,家中人都娇宝他。他高中毕业后,断断续续地打过几份工。其间也与同学商量,合伙做生意,自己做老板。但这只是停留在商量阶段,刚出校门的人总是好高骛远。他多数时间是在家闲着。后来比他大八岁的姐姐替他在驾驶学校报了名,还为他付了学费。几个月后他考出驾照,开起了出租车。

    毛豆的车行驶在市区夜晚流丽的街道。他有些目眩。他还在人生的嫩尖上。夜晚给城市罩上了,或者说是揭开了帷幕,有多少意外的剧情上演啊!夜晚的客人形形种种,但给他深刻印象的是午夜,凌晨,穿着黑裙,长发遮面,血红唇的小雌动物。有一回,—个小女鬼被一个壮大男人携裹着上了他的车,两人在后车座就没—刻安稳。他的车开不直了。在他们乡下人的观念里,像他这样的童男子,都是贵人,干净得很。平时在家中,母亲姐姐的内裤都是让开他的衣服,晾晒在—边的。现在,他却被来路不明的人欺侮了。后来,这种事见多了,他的反应就没有第一次强烈了,倒也不是见怪不怪,而是,似乎他已失了贞操,不那么在乎了。这城市的夜晚,就是如此地,一点一点地剥夺着人的廉耻。

    圣诞夜,不再是小女鬼的天下,或者是小女鬼都化了人形。毛豆的车在圣诞夜里穿行,生意好得很。在去外滩的路上,又有人扬招,上来三个男客人。车子漂亮地调头,轮下发出尖锐的摩擦声,车上三个客人不由得摇动了一下身子,又赶紧抓住顶上的把手,坐好了。这使毛豆觉得有点好笑,笑他们就像从来没坐过车。没过多久他就不觉得好笑了,他被迫从驾驶座上下来,其中一个客人驾起了他的车,平稳地起动,加速,开得比他还漂亮。他遇到打劫了。

    劫车人中的大王不同寻常,读过许多书,很会思想。毛豆对辖制他的大王的喽罗二王、三王不要命地反抗,反而使大王暗中喜欢起他来。车开到外地—家饭馆前,停了下来,他要回去,劫匪不让他回去;他的车在几天里被大王找到买主,得来的钱分成四份,大王给他一份后才放他回去。大王说这份钱是毛豆应该得到的。放他回去之前大王还叫二王、三王分别向他敬酒,每人说一句临别赠言。三王将喝干的杯底朝他照—照,说:“千言万语汇作一句,好人—生平安。”

    毛豆揣着钱一个人来到了常州火车站广场,在人流中有点懵懵懂懂。出租车变成了这一包钱,他回去后如何向搭档解释,如何向公司解释,还有劫车人,他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想到回家,并没有使他高兴。他闲逛着,没有马上回去,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才去火车站的售票处。他仰头在车次表上寻找自己要乘的一班,忽然背上一紧,受到了某种感应,他浑身一激灵,不由得回过身。身后不远处立了三个人,真是又熟悉又陌生,他的嗓子眼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大王,二王,三王,他们准备沿铁路线旅行,这一站是往镇江。半小时以后,毛豆同他们一起,乘在了上行的火车。

    以上是毛豆过去的生活,小说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毛豆跟着劫车匪开始过上了一年的黑道生活。

    大王是黑道里的思想家,曾经当过兵,不喜欢女人,滴酒不沾,喽罗们听大王演讲,是最为沉静的一刻;二王没有家,学过轻功,会爬墙,能够爬上几十层的高楼,在空调机上落脚,倒悬身子进入气窗;三王也没有家,票贩子出身,能眼光六路,耳听八方,察言观色。毛豆也比较了他们的开车风格,大王身手不凡,沉着,流利;二王野,无所阻挡;三王的车风有些接近大王,有控制,灵,随机应变,但总归不如大王的手笔大。而毛豆尽管是开出租车的出身,但开车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

    他们劫车就像游戏,玩笑一样。搭上人家的车,与车主谈笑风生,然后途中下车小解,诱发车主也下车小解。然后乘其不备,“啪”地将车门一关,车一溜烟地开走。

    毛豆想离开他们,但又鬼差神使地离不开他们。毛豆的家阴盛阳衰,父亲与哥哥都有退让的性格。毛豆从来没有领受过男性的权威,现在他从大王的眼光里感受到了。大王说,中国人有一句古话:“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天经地义。什么人能成胜者?强者。天下山河,民生民心,理当归强者才是上策,难道还要归弱者不成?什么又是强?大王以为有两条:一为勇,一为谋。大王说话喜欢引经据典,有思想的威慑力,也有男人的从容不迫,还处处照顾他,这些都吸引着毛豆,也使失去生活目标的毛豆感到跟着大王有安全感。

    大王经常给他们三人做训练思维的游戏。比如“叙事接龙”,由一个事端,一节一节往下走,看谁能走多远,又看谁能刹住尾。大王开了一个头,有点像侦探小说的开头。二王接了下去,然后是三王,然后是毛豆,再回到大王这里,第二轮开始。谁接得好不好,看大王的表情就知道。二王说,刑警到宾馆探头录下的影像搜索,搜索到几个模糊的画面,仔细辫认,忽然就觉得面熟。是谁?大王拨声问道。三王接着说,是本地高级领导人与女主持人。大王靠回到椅子上,吁了一口气,几双眼睛都看着大王,显然大王是失望了。大王叹息道,错是没错,可毕竟不高;高官与电视人瓜葛,是典型的小报风格。

    有一回大王独自一人去寻访战友,留下他们三人和车。他们三人去集镇的一家饭馆吃饭,吃罢饭出来,饭馆服务小姐见他们有车,就对他们有点意思了,要让他们捎她一程,到了她说的目的地也不肯下来,要跟他们在一起,最后她被赶下车。大王听了他们的汇报就说,这车留不得了,越早出手越好。车上最忌什么?女人,女人身上带血,兆血光之灾。

    大王马上要走,叫他们在宾馆里等他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他要不回来,就到枣庄火车站等他,再等二十四小时,他不到,就往济南火车站。毛豆说,明天再走行吗?大王的眼光几乎是慈爱的,他对毛豆说,天下有—种草,叫含羞草,手指稍一触摸,叶子立即合起来,我们都是含羞草。

    大王与他们三人分头行动,其间他们三人在“魏家桥”市镇上的剃头铺子住过—夜。那

    个在前两天为他们剃过头的铺主见他们来看他,非常热情,要留他们喝酒住宿。他们不好意思,去买了一些熟食,—瓶洋河酒;为了表示对主人的敬意,也是做客的礼数,买了—件礼物,—条小狗。晚上喝好酒以后,客人睡里屋,铺主睡外屋。但睡到半夜他们三人出来了,因为三王发现了铺主藏在里屋画片后面墙洞里的一卷钱,就把它拿走了。他们以为铺主熟睡着不会在此刻醒来,偏偏铺主长着类似蝙蝠一样的器官,能接受空气震荡的音波,他睁开眼睛,见客人要出门去,不由得说出一声,别走!他万万没想到这一声“别走”会引起如此迅疾的反应,连他们三个人,包括二王自己都想不到,二王的出手如此之速,就好像预先勘察过似的,他一搭手,就抄起镜台上的剃刀,送进铺主的怀里,小狗“叽”一声跳下床,仰头看着它的新主人,铺主脸上留着殷切的挽留的表情,眼睛,陡地深陷下去,一下子没了底。三王和毛豆一起拉住二王的手,结果却是二王将剃刀再往里送了送。

    半年之后这帮劫匪躲进了浙西的一座山里。大王对他们三人曾说过—句古话:“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山是大王的——用他的话说,小隐之处。三王问,“现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大王说,“现在”的意义就是“度过”。有没有进过庙堂,看见过“渡海观音”?就是那个“渡”字,我喜欢渡海观音——二王忽骇声道,观音是娘娘啊!大王心里不由得一惊,但他立刻镇定下来,观音是男女同身,菩萨哪有雌雄?然而,二王的话终究触动了他,他一下子减了说话的兴致。大王想,其实征兆早已经有了,他白天下山回家看老婆,这一着就走得蹊跷。要说,他从来不是儿女情长的人,白天下山时,也并没有回家的打算,可不知怎么,抬腿一绕,进去了。

    夜里外面绵绵下着雪。本来就与世隔绝,如今雪又将这僻静的一隅裹起来。他们中的哪一个,想起“坟墓”这个字,他想,他们好像躺在坟墓里。大王已经响起轻柔的鼻鼾,这就是大与小的差异了,当真正的危险来临之际,那些巨型的兽类,全是沉静的,而小兽们则骚动不安。

    雪停了,终于有人来接他们出山了!看见来人,他们一点没有惊慌,甚至于,很奇怪地,还流露出一点高兴的表情,似乎是,终于看见人了!终于有人来接他们出山了!大王,二王,三王上一辆中型警车,毛豆则单独上一辆小车。毛豆在这里出现,使前来的上海警方感到十分意外,他们以为他已经丧身于劫匪的手下。

    案子破得很简单,先是在苏皖地区侦破一个销车市场;继而查到一辆桑塔纳,虽已改头换面,依然看出是上海地区的出租车;通知上海,正好与上海报案登记的丢失车辆相符;顺藤摸瓜,大王这个人便露出水面。新年前夕,苏,浙,皖,沪几地联手搞一次打击劫车路匪行动,就正式立案并案,着手侦察。也是大王的劫数,他正巧回了一次家,盯着的派出所民警看了个正着,依着安排,没有动手,只是跟到了山脚下,最后由一名山民带路到此。

    毛豆坐在车里,忽听满耳的沪语,一时间竟不知他们在说什么。车进上海,已是华灯初上,毛豆只觉着,一片灯海浮起。他将头伸在窗前,贪婪地看这城市的夜景。相隔只一年,他已经认不得它了。

    大王,二王,三王的警车紧跟其后,从上车始,大王就一直双目微闭。可是忽然间,他陡地睁开眼睛,双目圆瞪,他来不及出声,就见二王举起铐着的双手,往头顶重重一放,双掌之间夹着一枚长钉。二王身上总是藏着一些民间秘传的暗器。耳边是三王失声的叫喊:我的哥!警察扑了过来。二王最后一句话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大王骤然闭紧双眼,头在窗栅栏上一撞,心里是无限的痛惜,痛惜这兄弟的愚笨——你当是剃头铺子的命案事发,傻兄弟!车拉起了警笛,人与车便都纷纷让它,于是,光的洪流分开道来,挟裹着他们,箭一般地过去。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