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又开始约会了-2

    他们一起躺倒在又阴凉又软和的草地上

    “他们不会同意的,宝贝!”他不懂人怎么会到了这样走投无路的境地。

    “一方坚持离婚就可离得,只要坚持。”她鼓励他。

    “宝贝,宝贝!”他狂热地爱抚她,这爱抚叫她晓得,离婚也是不可能的。

    他既舍弃不下她,又舍弃不下女人和女儿。女儿是越来越解人意,大女儿跳级考上了全市最好的中学,小女儿如花似玉。想起小女儿,他的心一阵一阵发紧。他要受苦了,他注定要整整苦一辈子了。一辈子是那样的长,他怎么苦得下去呢!他不敢想一辈子的事情,只贪图眼前,只要她在怀里,他便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

    日子一天一天地往下过,调动与约会并进。调动越来越有眉目,须他本人亲走一趟,好叫对方看看,谈谈。这年春节,便请了四年一次的探亲假去了。一共走了十六天。她是再也等不及了,最后的三天里,几乎天天傍晚到车站出口处等着。一天中惟一来自省城的车到了,走人了,人走尽了,她才走开。第三日下午,终于等来了他,他一手搀着女儿,一手提着旅行包,女儿一手搀他,另一手拉着姐姐,姐姐的另一只手则在女人手里。他的脸色苍白了,手颤抖了,那颤抖从女儿的手上传到了女人手里,女人也苍白了。也明明知道她就在附近,附近一定有她,却目不斜视,旁若无人地走了过去。她就在出口的铁栏杆后面,定定地看着他,要捉他的眼睛,他躲闪着,终于躲不过去,朝她投去求告的一眼。她又是恨又是爱目送着他走远,早已是泪流满面了。

    终于到了这么一天,调令下来了,是他单个儿的,女人说,他先去,然后便有了理由调全家。调令下来了,他们的日子不多了。他是没有一点意志了,听凭两个女人的争夺,听凭命运的摆布。眼看着,他的女人要得胜,她却也加紧了攻势,几乎每天都要约他见面。到远远的地方,一直过了铁路线的地方。她求他:“别走,别走啊!”

    他只是抱着她痛哭。

    男人也采取了行动。这一晚,带了十几个人,骑着自行车一路追到了他们约会的地点,猛地拉开包围圈,逮住了。他们打他,拖住她,叫她转过脸看。她先是不看,然后索性看了,放声大哭。男人心里也在哭,为她的哭而哭,为自己这样的惩罚她而哭。这惩罚正是对她的变节的承认啊!他一声不哼地由他们打,他是早已没了知觉。她的哭声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很不真切,她大哭着,然后眼泪渐渐地没了,便干瞪着眼睛,那眼光像是十分兴奋,又像是十分绝望,连男人都觉得可怕了。一列火车轰隆隆地开过。他们终于歇了手,放开了他。

    他踉踉跄跄地沿着铁路走,直走到一个路障眼前,才明白走反了方向,又回过头踉踉跄跄地走去。到家时已是半夜一点了。他那颓丧与绝望的样子,使女人一眼便明白了。她什么也不问,让他上了床。他冰凉的身体开始打颤,发寒热似的,连床都轻轻地抖动起来。她忍住心里的苦楚,将他抱进怀里,心里一声声叫着他,求他魂兮归来,徒然地希望用自己的温暖召回他来。他冰冷的身体在她温暖的怀里,颤抖得更加厉害,她没将他暖过来,自己倒凉了。他们凉凉地躺了一夜,他一直是昏睡,她却没有合眼。

    天格外晴朗,万里无云,太阳明晃晃地照耀,又是个星期天。她颤巍巍地想到,这是个好兆。

    他也起来了,呆呆地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就下来,迭被、扫床。吃早饭时,她小心地问道:

    “今天还出去吗?”

    他摇摇头,随后说:“我拖地。”

    她由他去提来清水,浸湿了拖把,一下一下拖着粗糙了许多的洋灰地。拖完了,他便歪在床上看一本书,太阳不凉不热地照进窗户,正照在他脸上,他并不觉得。她走过去,将竹帘子放下。心里慢慢地安定下来,自己就去洗衣服,忽又想起还没买菜,便叫他。他立即应了,听了她的吩咐,拿了零钱,提了菜篮子就走。她喊他穿上衬衫,他说很近的路,又很热,不必了,就穿着长裤汗背心和凉鞋走了。

    他走在阳光下面,昨夜的事情如同做梦,又恍若隔世。他已经失去了感觉与心情,如行尸走肉,木木地走在太阳底下。只觉得自己十分地渺小,由着人群推来推去,却无能为力。他走在熙熙攘攘的菜市,从这头走到那头,却没买到几样东西。这时候,她正满世界地找他。

    她在找他,她一定要找到他。她一早就出来了,穿了一身白色泡泡纱的连衣裙,将其余所有的衣服全用剪子剪成了碎片。她整整剪了一个晚上,男人昨晚没有跟她回家,被朋友拉走了。朋友生怕出人命关天的事情,将男人拖走了,留下她自己。

    最后,在菜市附近的十字路口,她终于看到了他,提着菜篮很悠闲地走着。她拦住了他。他站住了,茫然地看着她。

    “你跟我来。”她说。

    于是,他便跟着她去了,手里依然提着菜篮。

    “你跟我来啊!”她回过头噙着泪喊他。

    他努力加快了脚步,手里提着篮子。

    他们再不怕别人看见,再不避耳目。而这时候,也不知怎么,再没有人认识他们,再没有耳目。人们熙熙攘攘,度着快乐的星期天,由着他们穿行过去,向北走去。

    她越走越快。

    他有点跟不上,不知不觉地丢了篮子,篮子里的菜撒了一地,没有人注意。

    他们离人群远了,渐渐地到了城郊。他们开始走近了,并成一排。

    “你跟我来,不后悔吧!”她噙着眼泪问他,那一颗眼泪像珍珠一样嵌在睫毛之间。

    他微微笑着摇头。这时候,他就像一棵没根的枯草,自己已没了意志,随风而去。

    “我们生不能同时,死同日。”她坚决地说,那眼珠晶莹地闪耀着。她消瘦了,不再丰满,露出了骨节,可却顿时有了灵气。

    他们到了荒山底下,开始上山。她穿着一双也是白色的高跟鞋,高跟鞋上山就有了便利。他逐渐跟不上了,她便回过身,温柔地伸出手:“来。”她温柔地召唤他,他的魂魄早跟她去了。

    他们到了曾经躺过的草丛那里,草依然是枯黄的,太阳照耀不到。她扶着他坐下,像抱婴儿似的抱着他。用脸颊抚摩着他的脸颊。温存了一会儿,便从白色的女式手提包里取出一个小瓶,敲开封口,喂给他喝。他听话地喝下去,再不问喝的是什么。她丢了空瓶,鼓励地抚摩了一下他的脸颊。又取出一瓶,喂给他,一直喂了七瓶。然后自己开始喝了,她有些急切似的没了耐心,直接用牙齿咬开了封口,连同碎玻璃渣一起灌了下去,也喝了七瓶。她从包里又掏出一团绳子,是用各色毛线拧成的绳子。

    “抱住我的脖子。”她温柔地在他耳边说。

    他抱住了她的脖子,软软的胳膊,紧紧地围住她的颈项。他觉得好像是很早很早的幼年,抱住母亲的脖子似的。

    她将他俩的身子缠了起来。她一道一道地缠着毛线绳子,温存地问道:“疼不疼?”

    他无力地摇摇头。她便吻他。

    绳子终于到了尽头,她用嘴帮着打了牢牢的死结,然后轻轻地说道:“乖,躺下吧。”

    他们一起躺倒在又阴凉又软和的草地上。他开始迷茫起来,眼前出现了祖父那鹰隼一般的鼻子,雪亮的眼睛。那眼睛很得意地闪着,忽又温和起来,好像在叫他去,他便去了。却又好像随着大哥走在热闹的淮海路上,有奶油蛋糕的香味,很香地刺激鼻膜。江边码头的汽笛也响了,响彻云霄,间着大提琴的练习曲,进两步退一步似的回旋地上行,又回旋地下行。小杂树林里射进了阳光,光柱摇晃,变作了月光。月光很清凉地抚摩,是女儿小手的触摸。然后火光掩住了一切,火光越来越强,颜色越来越深,最终成了一片漆黑,生命在母体里的时候大约就是这样黑暗,他感觉到安全的庇护,微笑了。

    她也开始迷茫了,眼前却尽是衣服的款式,赤橙青黄蓝绿紫,镶花边的小花袄,鸳鸯戏水的小绣鞋,宽腿裤子,粉红的弹力袜,掐紧腰身的银白西装,长裙飘曳,花团锦簇……泪珠滚了下来,滚过耳畔那一颗毛茸茸的痣,珠子似的落地了。

    七天七夜以后,有一群度假的学生,来此地游玩,上了山。

    吵吵嚷嚷的,把一山的野鸟都惊飞了。

    他们像扫荡似地搜索着荒落落的山,终也没找到个有趣的玩处。却在背阴处的一块平地上,拾到了好些晶晶莹莹的小瓶儿,随后,便在一片草丛里看见了四只交错在一起的脚,于是,便惊弓之鸟似的,大喊大叫地奔下了山。

    大哥从很远的上海赶来,办理了兄弟的后事,望着那被白布裹成了一大坨的弟弟,心想着:如若当初不将他带出去读书,也许更好一些。他又想到自己带出来的两个弟弟都是早死,一个生病,是天意,没有办法,这一个,能说不是天意吗?他不知道,心里却总觉得有罪。

    女人连哭都不会了,心里又是恨又是怨又是悔,如若不来此地,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可是来已来了,说这些又有何用。

    这时候,女人却非常奇怪地不怎么恨她。虽然女人明知道,如不是她,他是下不了这样的狠心。她也知道,他下不了狠心决不因为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眷恋,而是没有勇气,她是太知道这个男人了。她也不恨他,这几年,这几十年,他够苦的了,心疼都来不及呢。

    母亲近来耳聋得厉害,久久听不见江边码头的汽笛声了。这一日,汽笛却在耳边扰了一整日,此起彼伏,撕心裂肺。

    她像得到了什么暗示似的,从此后,对他再绝口不提,什么也不问,无须人们费心对付她了。

    女孩儿妈倒不哭了。她想,女孩儿在一辈里,能找着自己的惟一的男人,不仅是照了面,还说了话,交代了心思,又一处儿去了,是福分也难说呢。

    下一年,那山背阴处的草丛很绿,郁郁葱葱的一片了。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