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又开始约会了-1

    他们没有别的路走,只有这样了

    他们又开始约会了。他们已经没有了道德,没有了廉耻,他们甘心堕落,自己再不将自己当作正派人看,他们没有别的路走,只有这样了。可是,毕竟需要避人耳目而又更为困难。几乎大半个城市的人都认得他们。她本来就出名,这会儿更是尽人皆知,将他也带出了名声。他们走得更远,约会的地点越来越偏,约会的方式简直费尽了心机。这一日,下午,他们居然去到了那座名为花果山,其实却无花也无果的荒山。

    树木很稀疏,草很黄,那是一个肃杀的秋日。风吹过草木,很凄凉地响着。他们坐在背阴的山后,一片草丛里面。半人高的枯草被他们压倒了,铺在地下,变成了一张软和的床垫。两人拥抱着蜷在上面喃喃地说着一些绝望的傻话。太阳渐渐地西移,翻到山后,落到他们身上,已成了夕阳。

    他们几乎睡着了,又被秋风刮醒,天已半黑,这才匆匆地下山。下山的路不好走,她又穿着高跟的皮鞋。他搀扶她,却又承受不住身体的重负,还须她的搀扶。两人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地下山。汗水湿透了衣服,又叫风吹凉了。风是那样凄凉地在吹,叫人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终于在天黑之前下到了山底,两人连互相看一眼都不敢,便匆匆分手,各自回家。家里很好,什么也没发生。女人的脸色总是安详,叫他充满了悔恨,又不得不将自己那龌龊的内心更严密地包裹起来。他想发誓再不做了,可是不敢,自己都不相信这誓言。他的自信完全垮了,他的意志完全垮了,只在一件事上坚强起来,那便是与她那有罪的关系。

    他在剧场里做了一段杂务以后,领导又将他调回办公室,以示治病救人,不存成见的姿态。他回了办公室,上班下班与她见面频繁起来,原以为见不着面才是痛苦,不曾想见面却得装作看不见更为痛苦。每逢看见她那鲜红的却已暗淡了的自行车,他的心便紧缩起来。他时时担心自己的心脏会突然停止跳动,就这样结束了一切,又极其悲观地想到这样的结束也未必不是幸事。然而,渐渐地,他的心脏开始麻木起来,他已觉不出那战栗,觉不出不能哭不能语的苦痛。相反,因为时时的能够看见她,能够与她约会,还觉得快乐起来。这是一种良心麻痹的快乐,是一种罪恶的快乐。他的头脑也停止了工作,只顾一日一日地过着。只是与她接触过后的夜晚,睡在女人身边,感觉到她温暖的气息,他的心便裂开了一般。他用手绞住头发使劲地拽,将头发拽落了许多。早上起床,女人看见他枕上的落发,又恨又疼。她知道男人无法自拔了,她要拉他一把。她向她的家乡和他的家乡写了信,说是还想回南方安家,希望父母亲属、同学朋友能给予帮助。并且,利用一些老同学的关系,在她的家乡南京找到了接收单位。她深知调动的不易,深知须走漫长而艰辛的道路,最终还不一定成功。可她必须在客观上将他们分开,如不这样,她知道凭他的性格,是再难分开了。何况,那女人又是那样坚决,那样有力量。她们从未见过面,可却深深意识到对方的存在,在做着一场无声的较量。为了一个软弱的、懦怯的男人,其实,这男人配不上她们那样的挚爱。可是,女人爱男人,并不是为了那男人本身的价值,而往往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爱情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她们奋不顾身,不惜牺牲。

    她爱他,已经不会有改变了。这是她惟一的爱情,她从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爱得连性情都变了。为什么偏偏爱的是他,她也说不出多少的理由。也许她的人生走到这一步,爱情才真正觉醒,而这觉醒又须她及时抓住一个人来实现。他正碰上了。是他的幸运,也是他极大的不幸。可是,无论如何,她爱他,是真的了。连男人都看出了这一点,可是绝不承认这一点。他绝不承认这世界会有个男人能与他匹敌,他绝不承认这个女人在这世界上除了属于他之外还能属于另一个男人。他揍她,她挨了揍却不哭也不叫,终于被他揍急了,便说要离婚。他就从案板下抽出一把菜刀,说:“好的,离婚,我就去斩了他。”男人的眼睛在发光,菜刀也在发光,她真相信了,害怕了。并且,杀他比杀她更叫她害怕。她是多么爱他,再不能割舍了。从此,再不敢对男人提及“离婚”二字,背后,却与他商量了。

    “我们跑吧!”她恳求他。

    .“往哪儿跑呢,心肝!”他心苦得如同浸透胆汁。

    “远远的地方跑。”她抱住他。

    “心肝!”他拼命地吻她,这吻却叫她明白,跑是不可能的。心也是苦得浸透了黄连一般。

    有人发现了他们的约会,他又到剧场扫地去了。厚厚的一迭检查装进了牛皮纸档案袋,心里早已是布满了污点。女人加紧搞调动,他知道离开此地是在所难免,便加紧地约会。男人加紧地揍,她便加紧地向他提出:“离婚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