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上的星星真亮啊!李小琴浑身哆嗦

    李小琴浑身哆嗦,要拦他,却被他挡在一边。他进屋就将门掩上了,眼睛直盯着李小琴,又转身左右前后地乱看,直到看见了水缸,眼神才定,舀了瓢水咕嘟咕嘟地灌了,水从嘴角往下流,将衣襟全沾湿了。他灌完了,随手将瓢一丢,望了李小琴笑了,露出白生生的牙齿,脸色亮了一下。然后,他开始说话了。他说话的声音很安静,不像有病的样子。他说:

    “李小琴,我很想你啊!”

    李小琴靠在秫秸墙上索索地抖着,语不成调地说道:“你走。”

    他苦笑了一下:“李小琴,我找得你好苦,你倒叫我走。”说着,他走过来,拉着李小琴的手,李小琴想挣脱却没成,反叫他拽得更紧了。“他们原谅我是初犯,又是贫下中农出身,幸亏你李小琴没寻短见啊!”他嘻嘻地笑了一声,“他们革了我的党员同干部,把我放了。”

    “混账尿的!”李小琴尖声骂道。

    “你看你,骂人多不好,还是学生呢!”他微笑着,将她从秫秸墙前拉过来,脸对脸地站着。

    “杨绪国,你要干什么?我喊人了!”李小琴发怒道。

    “你别急,李小琴,我还有话呢!县上押了我一冬,才交给了公社,在公社劳动了一个半月,可是半个工也不算啊!过后,又组织了一个批斗队,拉着我全公社走了一遍。”他轻轻叹了一声,“这一回,可受教育了。每日跑一个点,每到一个点就拉场子。我耷拉着脑袋站在中央,批判队站我后边,一个跟一个上来批,批得我里里外外不是一个人了。批完了,收场了,我得挑水,和面烧锅,刷碗。就是吃得好,清一色的小麦面。”

    李小琴终于挣脱了他的手,或者说是他自己将李小琴松了。她一下子坐在了红芋堆上。他便朝了她蹲下去,对了她的脸接着说:

    “白日里干这些。夜里还派人守着我,守我作啥呢?怕我寻短见。我怎么会寻短见呢?”

    “你死去!”她咬咬牙骂道。

    “我死不了啊!家里有老有小。还有你,你这个妮子啊!”他抬起手在她眉心里戳了一下。

    她打了个寒噤。

    “我回到庄上,就见你们那屋里放进一盘电磨,做磨房了。我晓得你走了,又不好问人,也没人肯对我说。后来,就是今天早上,我赶集去卖猪,咱家的猪长那么大了。”他张开手比划了一下,继续说道:“在集上,我听人在拉闲呱,说有个女学生,让坏人糟塌了。那坏人还是个有钱有势的。她偏去告,到底把那坏人告倒了,吃了枪子儿。女学生在原先那庄上就呆不下去了。县里照顾她,由她自己挑个好地场转去。不料想,她不去最富的地方,也不去最靠街的地方,却挑了个最远最穷,向来不派学生的地方。县里干部劝她再想想,她一口咬死,非去那儿不成,最后只得由了她。那人说完话喝了碗凉茶就走了,我撵上去问他,那个庄叫个什么名。他瞅瞅我,说:没名,因在岗子上住,人就叫小岗上。这不,我来了。”

    “你就断定那学生是我?你不是没吃枪子儿!”李小琴恨恨地说。

    “哪能,我在门外站了多时,从门缝里瞅你呢!瞅也瞅不真。后来,你推门,我往树后一闪,你脸迎了月亮。那可不是你,清清亮亮的,再错不了的。”他笑道。

    “你找我究竟是为啥?”李小琴瞪着他。

    他慢慢朝她倾下身子,膝头和手抵在地上,像条大狗似的爬在她跟前,望了她说:“想你啊!我白日里想,黑天里想,台上挨斗时想,台下烧锅时想。回了家,吃饭时想睡觉时想,下地做活想,听了电磨轰轰转也想。”他边说边用手抚弄她,摸她的额头,鼻子,嘴唇,耳朵,颈脖,像在抚弄一只小猫。

    她想躲,却躲不开。他将她的两只胳膊捉住了,用嘴轻轻地咬住她的额头、鼻子、嘴唇、耳朵、颈脖,就像一只大猫逮了只小老鼠,不忙着吃它,先同它耍一会儿。她咬牙切齿地骂:“我告诉你听,街上抓了几个奸污学生的犯人,正等着重判,最轻也是个缓期执行。”

    他却笑道:“那我可是舍生忘死地来找你不是?”

    “你这个挨抢子儿的!”她低声骂道,却禁不住用嘴迎住了他的嘴。两人扑通一声倒在红芋片堆上。新鲜的还没晒干的红芋被压出白色的汁子,沾了他们一身。他们在刹那间脱光了衣裳,赤条条地相望着。望了一会儿,他忽然跳将起来,将她掀翻在芋片堆上,用赤脚重重地踢了她几下,哭了:

    “你这妮子害死人啦!你是要我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啊!”

    她也不相让,还了他好几脚,也哭了:

    “你害得我才苦哪!”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躺着,哀哀地哭,心里想着:这可怎么得了,这可怎么得了啊!然后他蹲下身子,她抬起胳膊去拉他,两人顿时抱成一团,哭得死去活来。他们边哭边抚摸对方,边哭边呻吟,在芋干堆上打滚。新鲜的芋片被他们碾碎了,满屋里散发着浆汁的甜味儿。他们浑身沾满了甜汁,就哭着互相舔着。他们哭得肝都痛了,心里却渐渐欢欣起来,激情在他们体内如潮如涌,拍击着他们的胸膛。他们胸膛起伏,气喘吁吁,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地落下。他们哭泣着互相埋怨,又哭泣着说些吓人的情话:

    “你是勾魂的狐狸,迷心窍的妖精!”他头磕着她的头说。

    “你是剪径的强盗,越货的土匪!”她拍着他的嘴巴说。

    “你是卖蒙汗药的黑店!”

    “你是敲诈勒索的无赖!”

    “你这个女贼!”他哭道。

    “你这个男盗!”她也哭道。

    他们激动不已,在高xdx潮来临的那一刻号啕地大哭,将梁上的燕子惊得四下里乱飞。

    这一夜里,他们无数次从梦里哭醒,然后哭着做爱,再又哭着睡去。他们精疲力尽,又精神勃发,然后,鸡就叫了。他们这才惊醒过来。赤身露体地坐在乱糟糟的粉碎的芋片堆上,慌张地面面相觑。屋里渐渐地发白,出早工的脚步已在村道上响起。窗外岗子下的大路,辚辚地走着大车。

    “赶紧走吧!”他们一起说道。这时候,门却拍响了,有人在喊:

    “出工了,小李!”

    “走不了啦!”他们惊恐地互相望着,她一把将他推起,搡进里屋,小声说:“别出声,躲过这一日,黑天就走。”说罢,又从床肚摸出个破瓦罐,给他作尿盆,便赶忙地穿上衣服,出了屋去,将门反锁了。

    这一日,李小琴慌慌乱乱的,给秫秫间苗,壮的锄掉,弱的倒留下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人还微微地哆嗦。问她是否有病,要有病趁早回去,蒙头睡一觉,发出一身透汗,许就好了。李小琴差点儿应了,可一想要是装病,回头保不住有人来瞧,不如撑过了这一时安宁。就说并没有什么病,不过是切芋干片熬了夜,欠觉了。人们就问她如何打点红芋的,她一一告诉了,人们又夸她会过日子,像个乡里人了。她勉强笑道:“劳心明日给说个婆家,就正式扎根了。”一时上大家都乐了,说,这才发现小李会开玩笑,还只当她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哩!她暗暗冷笑。人们纷纷逗她,希望她说出更有趣的话来,她却又沉默无语了。这一天,日头走得特别地慢。慢慢,慢慢地朝西挪,李小琴抬头望了有一百回日头,心里焦躁道:这一日是过完过不完了?心里再急躁,面子上还得和和平平的,免得人们老要问:“有事吗?小李。”心里烦得不得了,嘴上还要和和气气地应酬:什么事没有,好好的。千难万难,千不易、万不易,终于熬到日头西沉,收工了。放学的孩子牵了羊站在岗上,对了大路噢噢地乱叫。她心急火燎却还得不紧不慢地往家走。开锁时,她禁不住东张西望的,心跳得钥匙插不进锁孔,好一时才开开了。一步迈进去,只见当门扫得干干净净,红芋片子全串完了,盘在地上。床上被褥叠得四方四正,他正坐在床边板凳上,望她笑。窗洞里透进几缕夕阳的光芒,将屋里染得暗红暗红的。她的心这才落实下来,吁出长长的一口气,想说话又不敢出声,端起黄盆朝他举了举,意思是和面了。他便朝灶门前挪了挪,准备烧火。两人一个和面,一个烧锅,不一会儿,锅里水开了,面也和好了。李小琴挽起袖子,将不稀不稠的大秫秫面平平地抹在锅边,水叫着。窗外小孩还在咳喽咳喽地喊。

    “喊啥?”他小声问。

    “喊她娘!”她小声说。

    两人压住声笑了。天渐渐地暗了下来,锅圆汽了,馍还需焐一时,他就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对了她耳朵小声说:“我舍不得走哩,妮子!”

    “你不走怎么得了,汉子!”她伏在他耳边说。

    门缝里透进最后一线的光芒,金红金红,照在他俩身上。他慢慢地解开了她的衣服,然后两人一并躺倒在灶前的烧草上。麦穰子的小草,夹了几枝隔年的豆秆,扎痛了他们的背,他们都没觉着。那一道金光奇妙地在他们赤裸的身体上移动,他们笑嘻嘻地看着,听见锅里的贴饼子噗噗地落在了锅底。那道金光慢慢地收短,收到最后,只剩一根缝衣针那么点儿;一跳,没了。窗外孩子唱着歌离去了。

    这一晚,他到底没有走成。上半夜,她推他走,他说,等等,等等啊!下半夜,他要走,她却不让了,抱住他的腿,说:最后的一次,最后最后的一次了!然后,鸡就叫了,天就亮了,队长就挨门挨户喊出工了。

    这一日,李小琴不那么慌了,她很平静也很愉快。日头在天上走得很有节奏,歌唱似的。人们说,小李,来了这几月,该回家看看了。李小琴就笑着说:收了麦就走。人又说,到时候多住几日,她就正色道:再多住也是暂时,招了工正式回去了,才是长久的事情。人们就叹道,这学生很有眼光,话也说得实在。人们还问,下乡后割过几回麦了,她怅然道,已是三个麦收了。割麦割得如何?人们问。她笑了,答道:敢和十分工的劳力比试。人们不信,她也不硬争,只说到时候瞧。人们倒有些信了。收工后,她并不急着走,反跟几个姊妹一起去村东头打槐树花。到家后,插上门将怀里的白槐树花倒在桌面上,也不打鸡蛋来炒,就脸对脸,一朵一朵生吃着,苦殷殷的,有一股奇妙的香味。槐花被他们不小心掸落在地上,洁白洁白的一片。两人说好了,天黑就叫他上路。刚一说好,就都有些不舍,双双拉着手,眼睛对着眼睛,慢慢地坐倒在地上的槐花上了。槐花凉凉的,贴在他们背上,心里便“滋滋”地生长出精力的源泉。他的嘴唇贴了她的嘴唇说:“我浑身的力气不知往哪里使啊!”她也嘴唇贴了嘴唇地说;“我精神实在旺得没法子啊!”他们不由得齐声说道:“我们成了奸男和奸女了!”槐花的雪白花瓣衬着他们赤条条的身子,他们竟显得很纯洁很美丽的样子。天黑透黑透,下起了小雨,他们不由欣喜地共同叫道:“天黑路滑,没法走啦!”没法走啦!他们欣喜若狂,蹦着身子。好像两条调皮的鱼在嬉水。时间不再催迫他们,他们便放慢了速度,从容地做着游戏。他们将灯挑得亮亮的,明晃晃照耀着他们一无掩蔽的身体,身体上每一道纹路和每一个斑点都历历可见,就像树身上的纹理和疤节。他像一棵干枯苍劲的槐树,她则像一株嫩生生的小白杨。他们刹那间变成了精。不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燕子在梁上看着他们。就这样,他们又度过了一个销魂的夜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