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俩人闹矛盾了他娘要明天才得回来

    天大亮了,姓杨的学生替两个孩子穿好衣裳,就要走。杨绪国就说:“他娘要明天才得回来,”不等他说完,姓杨的学生就接了过去:“我晚饭后就过来。”他便赞许地笑了。

    这一日很平安地过去了。姓杨的学生拿到招工表后藏在身上,晚饭后到了杨绪国家,哄睡了两个孩子,才摸出来摊在小案板桌上,慢慢地填写。杨绪国先绕到庄头说去测量土方,然后天黑尽了,才慢慢地从家后走上学生住的台子。李小琴还没有吹灯,抱着膝头在发愣:为什么招工表格至今也没发下队里,明日说什么也要去公社打听才好。她正想着,却听见门响,一口气吹熄了灯,往被窝里一钻。过了一会儿,她觉着被窝被揭开,一个长长的冰凉的身子蛇似的进来了,贴着她温暖的身体。

    第二天是个雨天,天上飘着寒冷的雨丝,李小琴要去公社。杨绪国说:“再等两天,我就要去公社送报表,可以骑车子带你呀!”李小琴说:“我等不得两天了,今天再没有消息就要急出病来了。”杨绪国就说:“那就多加小心,天阴路滑的。”李小琴说;“你别假惺惺!”杨绪国心里就别地一跳,可李小琴并没有看出什么,打了伞,穿一双高帮的胶鞋,朝着公社走了。这一天,没活干,杨绪国和几个爷们,在牛房里打扑克,一打打到天黑,然后就有人喊:“小队长,媳妇来家了。”他钻出牛房,果然看见媳妇打了一柄油布伞,两只鞋踏成了两个泥坨坨,一步一步走过来,胳膊上还挎了一个篮子,装着油馍什么的。杨绪国正输得无路可走,趁机跟了媳妇回家,人们就在他身后大声奚落他,他只装听不见。

    这时候,李小琴恍恍惚惚地离开了公社,才走了半里地就迷了路。眼看着前边就是大杨庄,心想,这么快就走到了。谁知走进去却尽是不认识的人,也找不着自己住的那台子了,问过人才知道是另一个庄子,叫做小李庄。她听了倒笑了,迷迷糊糊地想:这可不就回老家了?雨下得灰蒙蒙的,她也不知道时间,照了别人指点的,又走到人家坟头上去了。她在坟岗子上走来走去,最后看见身下芦席卷散开,露出一个七八个月的死孩子,不由得惊叫了一声,这才吓醒了过来,她抚着怦怦跳的心口,想着:“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又想:我是要到哪里去?雨点打湿了她的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头上,往下滴着冰凉的水。她才明白,伞忘在公社代销社里了。去买灯捻子的,买了后就没拿。想回去找,也不知该怎么走,还是回庄算了。她这才想清楚她原来是要回大杨庄的。她想起了大杨庄,眼泪一下子冒了出来,她哭出了声:“姓杨的你断子绝孙!你这个挨千刀的!你个狗养的!婊子养的!”她跌跌撞撞地下了坟岗,朝一条大路跑去,就这样,一径跑回了大杨庄。

    她不顾一切地拍响了杨绪国家的门时已是深夜。庄子里寂寂的,没有一点灯光,也没有一点动静。她激烈的拍门声陡然响起,人们从梦中惊起,揉着眼睛说:“出什么事了。”可是,沉重的睡意将他们压倒,他们重新进入了梦乡。那砰砰的击门声变得很遥远,回荡在村庄的上空。然后,狗叫了。

    “姓杨的,你给我出来!”李小琴拍着门,手已经肿了。

    “你给我出来呀!姓杨的。”李小琴用拳头擂着门。

    雨已经不下了,云层却很厚,没有月亮。

    “你个杂种姓杨的!出来啊你呀!”李小琴用头撞着门。

    狗渐渐地不叫了。门开了,杨绪国的女人披了棉袄探出身来,皱着眉头说:

    “深更半夜的,做什么呢?”

    李小琴不看她,对了她身后直了嗓子叫:“杨绪国,你出来!”

    那女人便哧地一乐:“我说大闺女,你是叫梦魇着了吧,怎么夜里来找我家男人?”

    李小琴惨笑一声:“你家男人?听你这一说我才知道是你家的男人!”

    女人脸上变了色,唾了一口:“不是我家的男人,是你家的男人?”

    李小琴早已变了脸:“把杨绪国叫出来,就在这里,咱们问他,要他自己说。”然后又斜了眼笑道,“我见你老实可怜,才来报这个信。要换了别人,我也不管不问了。”

    女人便开口骂了。李小琴在乡里呆了这二年多,什么不懂?骂得比她还利落。两人在门口一句去一句来地骂。一个要关门,另一个顶住了门要往里进。那一个险些栽出去,这一个倒进门了。女人正要来拖,却不由住了手。屋里已经点上了灯,老队长披着袄,蹲在板凳上,手托着一杆烟袋,对那媳妇骂道:

    “插门。”

    女人便乖乖地去插门。插了门回来,老队长又骂:

    “穿好衣裳,系好了裤子,像个什么样!”

    她便进屋去穿衣系裤,一肚子的委屈也不敢吱声。那杨绪国就是不露面。

    老队长这才缓缓地对了李小琴:“学生,你说,你这是做什么的?”

    李小琴站都站不住了,一歪身子坐在了地下。“你让杨绪国出来。”

    老队长噗噗地吸着烟袋,然后说:“你这个大闺女,这么闹法对你不好啊!”

    李小琴昂起脸。那盏灯正照在她脸上,惨白惨白。头发乱纷纷地披了一肩,领口解开了,露出半截脖子,看上去非常的美丽。她说:“你把杨绪国交出来。”

    老队长就像没听见她的话,继续说道:“一年二年的,还不是一眨眼的事情。上面再来招人时,怎么也是你走。那时候,大杨庄派一辆胶轮马车,戴了花,挂了彩,风风光光送你到家。”

    李小琴已经没劲了,喊也喊不动。她靠了门板坐在地上,手抱着膝盖,软软地说:“好,杨绪国,你不出来,其实你就在这屋里,躲在被窝里,你躲在被窝里的个熊样啊!”她停了一停,喘了口气,又接着慢慢地说:“你怕了。我知道你胆最小,可是你怕也不顶事呀,我要去告你,告你奸污女知青。”她的头慢慢地垂到膝上,再不抬起了。

    老队长忽然笑了,从没有牙的嘴里拔出了烟袋,肩膀一耸一耸的,却没有声音。半响才说:“你笑死我了,闺女。你说奸污就奸污了?你凭什么说的?人又凭什么信你的?你真要笑死我了。”

    李小琴抬起了眼睛,眼睛亮亮的,直望着老队长,然后她说:“你别笑,大爷。我会告诉您老一件事,你儿会折腾呢,你儿太折腾不过了,阎王老爷气不过,照他腚上踢了一脚。踢得可不轻的家伙呢!我告诉了您,您可别往外说啊!”

    老队长不说话,只顾吸烟,一盏油灯摇曳着,在他脸上留下了许多奇怪的影子。

    李小琴说完这番话,便筋疲力尽地垂下头去,心里空空地什么也没有。她困倦得睁不开眼睛了。她的脑袋在膝盖上滚过来滚过去。她好像坐在了一条船上,在一个太阳天里游来游去,岸上有个金头发的小女孩对她招手说:“李小琴,你过来。”她的船便往岸上靠,却怎么也靠不了。靠了几次,那金头发的小女孩就失望了,说:“李小琴,你不来,我就走了。”她一急想叫,一叫却醒了。她猛一抬头,见那盏油灯还在摇曳,一丝黑烟直朝空中升去。老队长蹲在板凳上,吸着烟袋。她心想:这到什么时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