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俩人的田间生活他们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

    杨绪国瘦瘦长长的身子,弯在黄豆棵上,好像一匹老骆驼。呼哧呼哧喘着。李小琴则像一只小羚羊。她穿一件桃红色的穿瘦了的罩棉袄褂子,可体地裹着身子。两个小辫用套皮筋拴在脑后,身子一起一伏,看上去同舞蹈一样。于是人们在身后就大声说:“小队长孬熊,小队长孬熊!”说的人无意,听的人却有心了,杨绪国简直无地自容,不由举起镰刀在豆棵子里乱砍,砍得豆棵一节一节溅得老远。豆荚子也炸了。李小琴只作看不见,几步抄过他去,遥遥领先了。杨绪国砍昏了头,一镰砍在自己的脚踝上,血流如注。抓了一把泥,吐口唾沫,按在刀口上,恶狠狠地向她的背影说道:“你等着瞧!”她听见了。就直起身子,回过头来,笑盈盈地答道:“我等着呢!”

    黄豆割完了,场上也净了,转眼间西北风贴地而起,冬天到了。头一场雪下来了。大杨庄粉砌玉琢,成了个雪宫。那一天夜里天黑得很快,人们早早地闭了门,钻进了热被窝。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很厚的云层。天是黑的,地却是白的。黑天白地之间,走着一个看场的人,兜头裹了一床棉被,穿着半高的胶鞋,沙沙地在雪地里走。忽然,有一只老鸦在天空中呱呱地叫了几声,看场人一机灵,站住了,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走。雪是很松软的,他留下深深的脚窝,不一会儿,雪便塌下来,埋住了脚窝。看场人慢慢地从村道上拐到了家后,便再没有动静了。风在雪地里嗖嗖地穿行,雪团从枯枝上纷纷落下来,看场人从棉被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望着天空,心想:多么好的一场雪啊!这时候,有一扇门吱地开了,一个身影闪出来,披着一件红花小袄,脚上踩一双棉鞋,拖拖拉拉到家后解手。当那人影刚刚转到家后,便被人抱住了,不等叫出声,一床棉被就将她彻头彻尾裹住,扛粮食袋似的扛在肩上,匆匆走下村道,向南湖走去。开始她还挣着,却被人死死地闷住,几乎透不过气来,就渐渐地不挣了。雪缠缠绵绵地裹着脚,那人绊倒了,又爬起,咬着牙往南湖走。他开始走得飞快,雪被他扬起,晶晶莹莹地撒开。他来不及抬腿,就像犁地一样在雪地里趟路。通向南湖的路上,便出现一条雪沟,然后雪沟的两岸缓缓地塌下,将沟掩埋了。他渐渐地喘息起来,脚步慢了,又连连摔了几个跟头。最后一个跟头摔过,就再也扛不起来了。只有将棉被卷在雪地里拖着,就那么一径拖到了南湖的场屋里。他喘吁吁地一脚蹬开了门,里边呼啦啦地飞出一群麻雀,几乎将他轰倒。他稳了稳身子。跨进屋去,然后将棉被拽了进来。

    他头上冒着热汽,摸摸索索地擦了一根火柴,点着挂在墙上的一盏小灯,然后望了望地下。地下是厚厚的麦秸,棉被卷在麦秸上一动不动。他望了一会儿,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打开棉被,就像在打开一个襁褓。棉被打开了,她卧在里面,眼睛亮晶晶的,安静得像一个婴儿。她的红花小袄掉在了家后,上身只穿了贴身的单褂,洗得很薄,透明似的,下面是一条花衬裤。鞋子早已掉了,赤着一双小脚,她静静地望着他,他也望着她。一苗火焰在他们身后的墙上摇曳。他们静静地望了一会儿,然后他忽然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

    “冷吗?”

    停了一会儿,她说:“冷。”

    他便将她抱起来,抱在怀里暖着。他坐在麦秸里,周身散发出麦秸苦涩而清洁的气息。他像抱一个宝贵的金娃娃那样小心地抱着她,捏捏她的手指头,又捏捏她的脚趾头,说道:

    “我多么心疼你啊!”

    她便将脸埋进他的穿了一件破绒衣的怀里。

    然后他们开始动作起来,他们的动作没有目的,只像是为了互相取暖。他们很快就暖和了,陷在麦秸里,互相搂抱着睡着了。他们很香甜地睡了许久,当他们醒来的时候,灯已经灭了。屋里伸手不见五指,只听风在呼呼地吹,雪在沙沙地下着。他们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躺在黑暗里面。他们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只静静地睁着眼睛。而后他忽然腾空跃起,嗷地叫了一声,她几乎看见他的身体在黑暗中划了一道白光,接着,她的身体便离开了地面。这时候,她看不见了他的灼亮的眼睛,在很深邃的黑暗里,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望着她。他平躺在她的身下,将她托了起来,那对眼睛幽秘地退了更远,闪烁着。她被他托起的身体有一种飞翔的感觉,心里快活极了。她又降落下来,犹如失足堕入悬崖,心里充满冒险的快乐,不由叫道:“我的天哪!我的天哪!”他将她裹在怀里。哄娃娃一般左右摇晃着,一边叫道:“我的妈呀!我的妈呀!”

    他们身上的衣服渐渐脱去了,两具身躯发出微弱的光芒。黑暗稍稍褪去了一些。他的身体是那样奇异的无尽的长,而她则圆圆的,富有弹性。黑暗有时候像海水一样,轻轻地拍击他们的身体。他们像鱼一样,在隔年的麦秸堆里钻进钻出,无比的快乐。他们互相追逐着,像两个淘气的孩子,将麦秸弄得哗哗地响。风止了,雪停了,四下没有一丝声音,只有他俩的嬉戏声,无比的响亮。

    最终,他们嬉耍得累了,并排躺在一处,喘了一会儿,他对她说:

    “我准备好了。”

    她望着他,不说话。

    “我真的准备好了。”他说。

    她依然不说话。

    “千真万确的,我准备好了。”他又一遍说。

    她望了他一会儿,然后说:“好,来吧!你这家伙,你只许成不许败!”

    她翻身躺下了,眼睛望着黑暗的屋顶,屋顶是漏的,有很细很细的几缕暗光,慢慢地旋了下来,然后就什么也望不见了。

    大雪一层一层地下,将这破旧的场屋埋起了一半。茅顶就好像是无岸的雪海里的一艘绝望的渡船。雪光将天映得通明。

    李小琴要对杨绪国说那句话:“你一定得推荐我。”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当她满庄子篦头发似的找杨绪国,最终还是在他家的堂屋里找着他的时候,他正和会计队委几个干部研究挖河的事情。李小琴将杨绪国从屋里叫出来,在门前说了这话。杨绪国匆匆地说了声:“我们研究研究。”便转身进屋。恨得李小琴又咬牙又跺脚,走了几步,心想:“不能叫他那么便宜了!”就又笑盈盈地折回头来,站在树影地里。不一会儿,那杨绪国送人出来,等人走净了,杨绪国刚要进屋,却见树影地里款款地走出个人来。杨绪国只凭影子,就可以认出是李小琴。他腾腾地下了台子,走到她面前。她穿了一件蓝点子的棉袄,围着大红的方巾,手插在兜里,眼睛殷殷地望着他。他就说:

    “不是对你说了,要研究研究。”

    李小琴噗哧地笑了:“杨绪国,你还给我打官腔。”

    杨绪国硬撑住,说:“我并不是打官腔啊,我说的是实情。”

    李小琴点头笑道:“说你打官腔,你还打官腔。”

    杨绪国有些撑不住了,泄气地说:“我说的是实话。”

    李小琴脸上的笑一下子敛起了,高声说:“我就不信你这个邪!”

    杨绪国怕她撒泼,赶紧引她走开:“走着说,走着说。”

    两人走到家后塘边上,一路没有说话,西北风吹着,地冻得梆硬。杨绪国使劲搓着两只手,发出沙沙的声响。前边大路上有几个人勾头缩脑地在赶路,马车辘辘地响。

    “你说你是人吗,杨绪国?”李小琴咬牙切齿地说。

    杨绪国不吭声,低着脑袋,搓完了手又搓耳朵,咝啦咝啦地响。

    “你不是人啊!杨绪国。”李小琴的眼泪下来了。

    杨绪国看看远近处没人,便要给李小琴擦眼泪,叫她一掌挥开了:

    “没有人性的东西!”

    杨绪国朝她跟前凑凑,弯腰瞅着她的脸,小声说:“你说我不是人是什么?”

    李小琴不理他。

    他又进了一步说道:“我啥时候说过,不推荐你啦?”

    李小琴抬起了脸,欣喜地说:“你说你推荐我啦?”

    “我也没说推荐你呀!”杨绪国狡黠地笑着。

    “你可说你没说不推荐我!”李小琴说。

    “我说,我没说不推荐你。”杨绪国同意。

    李小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再问了,好像再问下去会问出什么漏子来似的。这天夜里,姓杨的学生跑到县里打听招工的事了,三星偏西的时候,他魂似的闪进了那间学生住的土坯屋,什么也没说,径直到了床前。屋里一片漆黑,他已将这道走得熟透。进门是一眼灶,灶边是秫秸墙,留了一个门,门上挂了花布帘子,帘下有一张床,床对面还有一张床,她一定在那上面等他。老鸦在天上呱呱地叫着。他一把搂着她的热烘烘的身体,紧紧地抓住再不松手了。她就像他的活命草似的,和她经历了那么些个夜晚以后,他的肋骨间竟然滋长了新肉,他的焦枯的皮肤有了润滑的光泽,他的坏血牙龈渐渐转成了健康的肉色,甚至他嘴里那股腐臭也逐渐地消失了。他觉得自己重新地活了一次人似的。她听任他摆布,他从她的顺从中了解到她的默许。他加倍惊喜地发现,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得到了小小的、微妙的、不动声色的回应和鼓舞。“这个女人啊!”他欢欣鼓舞地暗暗叫道。他满怀信心地迎接高xdx潮,每个高xdx潮都是无比的辉煌。高xdx潮过后她便在他怀里嘤嘤地哭着,哭着说一些叫人心疼的情话。

    “我要你推荐我呀!杨绪国,杨绪国,杨绪国!”她说道。

    然后他说:“我一定,我一定,我一定,你这个小小小小的小琴!”

    她又说:“你不推荐我,我就要你死!你死,你死,你死!”

    他再说:“我一定死,一定死,一定死!”

    然后他们就要分手,分手就好比生离死别,互相立着刻毒可怕的山盟海誓。

    他说:“我爹要推荐姓杨的学生,我就给我爹放毒,我爹,你等着!”

    她则说:“我直接杀那个姓杨的婊子,姓杨的,你等着!”

    他说:“我给他放毒,还要操他十八代祖宗!”

    她说:“我赔上我的命去,我的鬼魂要搅得她家无宁日。”

    他们手拉着手,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无可奈何地硬扯开了手。西北风一定是在这时候刮起,狗“呵呵”地吠着,一条长长的黑影,横过白花花的月亮地,仓皇地逃去。

    天亮了,他们在庄前挖沟的地点遇见,一个踩锹,一个抬土。昨晚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昨晚的誓言也都忘得干干净净。他们两个没事人似的说一些闲话,说今天的土冻得结实,说今天的太阳暖得像春日,歇歇时,他们和大伙儿一起捕捉着过冬的老鼠。收工后她又跑到他家门口叫道:“杨绪国,你出来一下。”待他出来,便正色与他说:

    “队里研究推荐的事了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王安忆作品 (http://wangan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